<pre id="3bvhf"><span id="3bvhf"><dl id="3bvhf"></dl></span></pre>

<meter id="3bvhf"></meter>

    <big id="3bvhf"></big>

      <big id="3bvhf"></big>

            <big id="3bvhf"><progress id="3bvhf"><font id="3bvhf"></font></progress></big>

            <big id="3bvhf"></big>

              <progress id="3bvhf"><thead id="3bvhf"><cite id="3bvhf"></cite></thead></progress>

              舊版回顧 | English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科大學者正文

              李斌:好事多磨的博士點

              發布時間:2018-12-03  點擊:

               

              1992年,我回到山東礦院工作以后,根據學校的安排,開始著手申報學校的博士學位授予單位和博士點的事情。

              博士學位授予單位和博士點都是需要嚴格程序申報的。山東礦業學院當時歸屬煤炭工業部(1998年4月撤銷)管理,所以我們申報的第一步是將相關材料上報到煤炭工業部教育司,經煤炭工業部組織專家評審通過之后,再上報到教育部國家學位委員會辦公室(即研究生司)。整個申報流程第一步要經過煤炭部,然后再到國家層面,經過學科評議組進行評議。學科評議組主要評審學校的實力,包括學校夠不夠獲批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的資格,學校有沒有培養博士的能力等。在這個審查通過之后,再進一步確定學校的哪一個專業可以授權為博士點。

              為了申報博士學位授予單位和博士點,我們學校很多同志集中精力,專注做了兩三年的工作。最終,經過國務院學科評議委員會特批,我們學校于1995年被批準為博士學位授予單位。

              回顧當時的工作,可以說是好事多磨。第一次申報工作開始后,我們獲悉,當時煤炭系統只能批準一個博士學位授予單位名額,而參加申報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的除我們外還有煤炭系統另外一所高校。對手是國家重點院校,我們學校是一般院校,因而,在綜合實力的競爭中,對方已經占了優勢,但我們負責申報的同志們沒有氣餒,不肯放棄,希望通過展示學校整體實力和突出專業優勢來獲得評審組的認可,贏取最終的勝利。經過努力,煤炭部在評審資料的基礎上同意我們兩個學校共同申報博士學位授予單位,并寫了評語:“原則上同意山東礦業學院申報。”

              我之所以對申報工作的情況了解比較多,是因為我全程參與了整個申報工作。當時各申報學校的有關負責人要奔走各地,向評審組的專家和在業界有聲望的專家推介學校的實力,爭取他們的支持。我們選擇的第一站是駐地在武漢的中國地質大學,找到了當時的校長趙鵬大院士。當時中國地質大學主體在武漢,北京是研究生部。我在校辦副主任、教務處處長、研究生處處長等人的陪同下去了武漢,呂鵬菊老師同行。去之前,我們確定的目標是,向專家們推介學校——說的話不一定太多,只要抓住重點和關鍵,簡明扼要、層次分明、實事求是即可。

              到達武漢后,我們與趙鵬大院士見了面,向他說明了我們的來意。座談期間,我分幾個層次介紹了山東礦業學院,包括我們學校的傳統優勢、綜合實力,重點介紹了改革開放后學校所做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趙鵬大先生對我們學校的發展給予了充分肯定,他說這幾年山東礦院的理科不但辦成功了,而且往前延伸了一步,把理科和工科交叉,讓理科的學生去讀工科碩士,促進了工科的發展,這一點非常成功。據趙鵬大院士介紹,當時去向他推介的人很多,我們的競爭對手也去了很多次,找到了很多人,花了很多時間。趙鵬大院士以為我們也會長篇大論,說個沒完,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整個座談中,我們介紹學校情況的時間比較短,更多時候是趙鵬大院士與我們交流自己的體會和想法。座談尾聲,趙院士說:“你們銳意進取的精神,我很感動,也說服了我,我支持你們!”他表示,對學校的推介不在于興師動眾,也不在于說多少,“重點是看你們過去做了什么,下一步能取得什么樣的成就,我看你們是有希望的學校”。

              首戰告捷!隨后我們又根據計劃拜訪了幾位專家,向他們推介我們學校。我們的工作使學校得到了專家們的支持和認可。但我們清楚地意識到,我們和對手競爭,雖然說在學科實力上我們略強,但是對手是國家重點院校,我們的劣勢也同樣明顯。所以,每次拜訪專家前,我都和同志們說,要做好準備,如果學科組的多數專家支持我們,最終我們學校就可能會被推到國家學位委員會這個層次,從而平衡解決我們和對手的問題。

              之后,我們把重點放在了拜訪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的相關專家,推介山東礦業學院,爭取他們的支持。其中,對我們工作支持最大的要數時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的王忠烈教授了,他對我們學校專業特色非常認可,認為有必要到我們學校看一看。后來,他專程到我們學校進行了考察,考察了我們學校的礦壓所等科研機構和成果。他表示,自己一定要詳細了解我們這個學校的具體情況,以便在以后的爭取工作中更有力度和針對性。實際上,盡管我曾帶學校老師找過王忠烈教授幾次,但我們也沒特別邀請王忠烈教授來考察。我們希望和對手能夠獲得雙贏,因為對手是我們的兄弟院校,這也是親兄弟之間的事。我們的真實想法是,說服王忠烈教授,希望能增加個名額。當時國家正需要采礦專業培養更多高素質人才,兩家學校都獲批博士學位授予單位,對國家來說也是一大財富。

              正因為王忠烈教授親自來我們學校進行了考察,幾位評審組副主任,包括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副主任朱開軒教授(時任教育部長)、國務委員宋健、中科院院長周光召教授、清華大學原副校長張光斗教授等都對我們學校表示了支持,為我們學校在最終的競爭中獲得勝利奠定了基礎。

              從1992年著手申報博士點,三年跑下來,第一個是采礦專業博士點、第二個是測量專業博士點。測量博士點申報的成功,奠定了我們學校在辦學層次上的堅實基礎,后面的局面也就很好開拓了。有了前期的工作經驗,其他博士點的申報迎刃而解。后來申報政策逐漸變寬,我們學校博士培養也就逐漸成了規模。(講述:李斌 整理:孫善清)

              (注:李斌,原山東礦業學院副院長〈正廳級〉,現已退休。)

              众彩彩票 资阳 赣州 安顺 防城港 台北 鄂州 资阳 任丘 楚雄 泰安 包头 沧州 昆山 灌南 巴彦淖尔市 海南海口 黔东南 象山 阿里 阿里 临汾 无锡 荆州 百色 昭通 基隆 连云港 鄢陵 永新 河北石家庄 鹤岗 香港香港 河南郑州 常州 云浮 琼海 张掖 正定 新乡 泰兴 陵水 包头 海拉尔 乐山 南京 唐山 德阳 徐州 百色 宜宾 威海 钦州 贺州 台南 肇庆 邯郸 黄石 广西南宁 咸阳 四平 金坛 定西 包头 鹰潭 扬中 德清 东莞 梧州 燕郊 泰州 白城 姜堰 菏泽 东阳 德宏 南通 昭通 娄底 三亚 上饶 山东青岛 巴音郭楞 延安 泰州 甘肃兰州 新疆乌鲁木齐 鹤壁 攀枝花 海北 玉溪 沧州 吉林长春 海宁 邳州 自贡 辽宁沈阳 神农架 五指山 黄冈 绍兴 北海 海门 揭阳 随州 云南昆明 新疆乌鲁木齐 眉山 曹县 靖江 濮阳 甘孜 滁州 石狮 嘉峪关 河源 博罗 简阳 嘉峪关 枣阳 泰安 日喀则 恩施 桂林 启东 内江 任丘 哈密 海西 库尔勒 长治 海北 柳州 灵宝 南充 招远 和县 枣阳 锦州 丽江 赵县 巴音郭楞 天长 河源 顺德 乌兰察布 大兴安岭 仙桃 昌吉 临汾 日土 吐鲁番 丽江 海西 和田 海门 青海西宁 大理 信阳 泗阳 秦皇岛 河源 河南郑州 金坛 巴中 琼中 五家渠 内江 漳州 许昌 宜宾 常德 克拉玛依 汕尾 衢州 涿州 塔城 铜陵 定州 阳泉 阿里 庆阳 保定 吉林长春 濮阳 阳江 赣州 临沂 宜宾 镇江 东方 石河子 牡丹江 铜仁 扬中 开封 海拉尔 马鞍山 香港香港 汉中 博罗 石狮 遵义 广饶 绥化 台州 燕郊 固原 江西南昌 海丰 仁寿 广西南宁 晋城 定州 保亭 岳阳 图木舒克 大庆 内江 台州 三亚 灌南 新沂 南通 潍坊 莱芜 玉环 哈密 克孜勒苏 玉环 石嘴山 周口 西双版纳 贺州 喀什 临夏 三沙 徐州 阿拉善盟 酒泉 晋江 洛阳 沭阳 防城港 营口 黄石 克拉玛依 中卫 怀化 衢州 四川成都 山西太原 乌海 柳州 鹤壁 中卫 嘉峪关 安徽合肥 衡阳 扬州 大兴安岭